阅读历史
换源:

1.偏差三百年

作品:大唐官|作者:幸运的苏拉|分类:历史穿越|更新:2018-12-29 20:13:18|下载:大唐官TXT下载
  浩浩复汤汤,滩声抑更扬。

  奔流疑激电,惊浪似浮霜。

  梦觉灯生晕,宵残雨送凉。

  如何连晓语,一半是思乡。

  ——韩愈《宿龙宫滩》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深一脚浅一脚,两边都是随着他动作摆动的坚硬长草,割得手腕生疼的,黑乎乎的矮松像是可怖的鬼魅,在四周沉默地盯着子阳,更是伴随着夜枭古怪的鸣叫,今晚是没有月亮的——天边的残光很快就被四合的乌云吞噬,不久风骤起呼号,雪粒打在高子阳的脸上,又冷又疼。

  他只知道,自己是莫名其妙来到这座山丘的。

  更是莫名其妙来到这个时代的。

  他原本只是个普普通通的编剧,是历史系毕业,能写点文章赚些微薄的稿酬。因生活所迫,也会昧着良心帮资方编些不着调的神剧,一直混在西京市的丝路影视城里讨生活。

  直到遇到了那位神秘的少女为止。

  那个根本不讲道理但又极美的少女。

  往前数的第十五分钟,前半分钟他在影视城的门口广场处,看到了这个少女,第一眼他就觉得这女孩不同常人。

  她皮肤雪白,头发是乌黑的,可瞳子却是茶色的,怀里抱着头斗牛犬——这条犬,有三个脑袋,和传说里地狱守门犬一模一样。

  “被选之人啊,为了填补李晖灵魂逃走产生的时空空白,只能委屈你了。”

  什么李晖?

  什么时空的空白?

  我不想被委屈啊!

  可下半分钟,他就来到了这座荒丘。

  “你是谁?”

  “我,我是伟大的火狱之女主人,安娜.科穆宁,从事着小小的灵魂贩运工作。”那姑娘将玉指掩在小小的胸前,带着倨傲的神态。

  “Coser吗?听着小姑娘,在这西京市难道我国警察叔叔没有告诉你,挟持绑架是非法的吗,你又不戴小白帽。随便了,这里是哪?”

  “这里是狗脊岭。”那少女虽然外貌根本不是天朝人,可汉语却非常流利。

  “什么狗脊岭!”

  “就是你那个时代的古迹岭。”

  我的那个时代,难道说?

  那少女微笑起来,点点头,说“我已将你送到了古老的年代,现在是......”接着她翘起可爱的嘴唇,皱着眉梢,似乎猛然发觉什么不对。

  狗脊岭的寒风里,高子阳和她相向站立着,两个人都不知道该继续说什么。

  良久,那少女哈哈起来,满副“不好意思啊”的表情——

  “高子阳对不起啊,出了点偏差,我是要负责任的。”高子阳听到这话,又是身冷汗,那个叫安娜的少女正立在草地里,捧出个发着光芒的星盘,“因为原本藏着李晖灵魂的星盘,在大蛮子和七星之主‘缠斗’时跌落损坏,刻度向前偏移了足足三百年,而小翻车鱼又忘记修理了,所以......”

  什么李晖,什么大蛮子,什么星盘,什么灵魂,什么七星之主,什么小翻车鱼,什么出了偏差,我这个历史唯物主义者怎么能相信!

  现在我只想回家,回到我的时代里去,回到我那潮湿、虫子出没,但起码有个床有个电热壶的出租屋里去,高子阳又急又苦,话都说不出,只能对着安娜不断摆手势。

  “所以我做出点弥补,决定给你火狱之主的眷顾,一来你会了唐人的语言,二来往前走吧年轻人,走到这座命运之城的中轴地带,你会踏入到崭新的河流当中去的。”

  “我不能再往前走了,会死的!还有没有王法啊!现在到底是什么时代?”高子阳大喊道。

  但安娜根本不闻不问,只是留下了句,“偏差三百年,也即是你们唐朝的大历十二年。”言毕,她身后出现了辆燃着磷火的车舆,很快就抱着那呜呜叫的三头犬坐在其上,像驱赶着驯鹿的圣诞老人那样腾空,带着雷鸣之声,消失在狗脊岭的上空,彻底不见。

  夜空里还回荡着她的留言,“来则安之,年轻的高先生,在这座最伟大的古都里生存下去吧,我喜爱她,她是这片大陆上当之无愧的女皇,和君士坦丁堡一样美丽。”

  风中,高子阳伸着手,眼睁睁看着安娜消失在天际里,他不敢相信,但又不能不相信。

  接下来,他孤零零立在狗脊岭的断崖上,极目往下望去。

  没错,夜幕和雪下,正是最伟大的西京市,在这大历十二年它的名字叫——长安。

  长安的夜,远远谈不上美丽,它是沉默的,也是威严的,像黑夜里的一头巨大的兽般潜伏着,灰色的线条是纵横延伸的坊墙和坊街,其间星星点点散发出来的灯火,应该是属于每坊角处的巡铺,他甚至能看到雾气里,在街道上提着灯笼来来去去的巡逻士兵。

  “现在暂时无法回去。天下虽大,我高子阳必须得先找到立锥之处”。

  风雪越来越大,越来越急,高子阳无目的地顶着霰雪,直到看到山岭乱草间泛起片幽光,似乎还有个矮小的建筑,便本能地朝着那建筑跋涉而去。

  不知道走了多远,高子阳突然脚下一空,直接顺着一个大坑的边沿,翻滚跌落了下去!

  坑底,吓坏的高子阳急忙爬起来,挽起撕裂的衣袖,看到手腕上有擦伤,摸摸脸上也有,可应该都无大碍,最可惜最沉痛的,是手机的屏幕裂开了,完全黑了,再触摸也没有反应,已经是个废物。

  而后他仰头望去,这是个横竖各十多米、深约二三米的土坑,隐没在荒草当中,难怪难以察觉而跌入进来。

  雪顺着风不断落入到坑里来,高子阳看到,那建筑似乎是座小庙,正好横在坑的对面,便想到那里面去避避风雪挨过一晚也是好的,便准备爬到那边去。

  不小心脚下突然碰到了什么东西。

  借着微弱的雪光,高子阳看到了差点让他魂飞魄散的画面:

  方才绊到他脚的是个垒起的长土垛,而那有触感的东西,是颗血污的人头,青面獠牙的,滚落在草丛里。

  “啊!”高子阳急忙往后倒退,坐在地上。

  那长土垛上,摆满了一颗颗人头,有的已腐朽殆尽,此刻又开始钻出蓝幽幽的磷火来,几只不知名的大蛾子,还在风雪里诡异地飞来飞去,发出嗡嗡的声响,刚才他看见的光亮,正是这里浮起来的!

  这时高子阳才看到,这个大坑里到处都摆着头颅,横着尸首,零散着竖着白色的招魂幡,分明是个乱葬坑!

  而那小庙,这时高子阳爬近了,才发觉内里挑着灯笼,写着“刑神庙”的字样,祭坛上立着个彩绘的木雕神像,正面目狰狞地俯瞰着这个乱葬坑。

  “狗脊岭,乃是刑人之处啊!”

  但这是多么恐怖的领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