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1128章 宝贝女儿不要欺负你妈

作品:甜妻还小,总裁需娇宠|作者:朝暮|分类:历史穿越|更新:2020-07-01 01:06:33|下载:甜妻还小,总裁需娇宠TXT下载
  “有空就多去看看他吧,医生说是就这几个月,以后想见都见不到。”

  “好的,明天就去医院看看。”

  战盼夏答应下来。

  虽然南初与战铮桦关系比较差,而且傅自横与战铮桦更是势不两立,可是战盼夏是战铮桦从小娇宠大的,对他自然是有感情。

  正想着,外面传来争吵声音。

  “说多少遍,没有邀请函不能进去里面。”

  “不去参加宴会,只是送个礼物而已。”

  “里面都是贵宾,万一这个礼物有些不干不净的,冲撞贵宾,付得起责任吗?”

  “可是,这个礼物——”“赶紧走,赶紧走!”

  警员开始轰赶起来。

  “这是什么情况?”

  战盼夏不想生日宴会这天得罪朋友,所以走出来询问。

  毕竟战盼夏认为身边几乎没有仇敌,而且知道她家在这的朋友不多,说不定是位非常重要的朋友。

  “这人送来礼物,就是不说宾客姓名,让我们十分难办。”

  “不说宾客姓名这是为什么?”

  “这个礼物真的是送给我的吗?”

  战盼夏问还让警员拦在门口的快递。

  “上面写的就是这个地址,还说是战盼夏收,是从W国发出来的。”

  W国。

  这个地点让战盼夏激动。

  在W国根本没有朋友,要说认识的,那就只有傅自横。

  只是战盼夏与傅自横已经没有见面,难道傅自横还一直记得自己生日,所以特地送来礼物?

  姜南初比战盼夏慢一步出来,但是对于这番对话听到一清二楚。

  姜南初觉得有些奇怪,W国确实容易让她们联想到哥哥。

  但是哥哥从一开始就和战盼夏说的清清楚楚,说过他们没有可能。

  依照哥哥那个冷血的性格,应该不会送礼物过来。

  只是不是哥哥,根本没有第二个可能。

  “你们赶紧去把礼物给我拿过来。”

  战盼夏双手叉腰,命令道。

  “盼夏,要不还是让警员拆开吧。”

  “没事的,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礼盒,不用这样紧张。”

  “要是傅自横敢耍我,那就找他算账。”

  战盼夏兴致冲冲的从警员那边接过礼盒,开始拆起来。

  已经认定这是傅自横送的,战盼夏怎么可能让警员第一眼看到礼物。

  南初只能跟在战盼夏身边和她一起拆礼物。

  包装盒一点一点撕开,里面是个密封铁盒。

  “这个傅自横不知道搞得什么花样,什么破铁盒,真丑!”

  战盼夏话虽这样说,可是语气当中确实说不出的高兴。

  在场这么多的礼物,都没这个礼物让她来的高兴。

  只是当她打开铁盒一个缝隙的时候,一股臭味扑面而来。

  战盼夏快要后悔的时候,手已经比思想更快一步,打开铁盒。

  铁盒里面装的是只狐狸。

  但是是一只已经死透,已经开始腐烂的狐狸。

  而且狐狸上面还写着话。

  这话是用A国的语言写的,但是可以猜测出来对方应该根本不是A国民众。

  因为写的那个字歪歪扭扭的,看起来格外好笑。

  【狐狸精,要是再敢纠缠别人的未婚夫,那你下场就和这只狐狸一样。

  】“呕,呕!”

  战盼夏忍不住吐出来,即是恶心,再是气愤。

  姜南初受到惊吓,瞬间感觉肚中一疼。

  “盼夏,盼夏。”

  姜南初惊慌失措的喊。

  “南初,等等,让我先吐完。”

  “不行,来不及,来不及,快去通知司寒,好像宝宝想要提前出来。”

  姜南初痛苦的说。

  “什么!”

  “堂哥,堂哥!”

  战盼夏当场直接用力喊起来。

  生日宴会的后半场完全就是在兵荒马乱当中度过的。

  陆司寒见到几个许久未见的朋友,所以就想一起聊天叙旧。

  就是那么短短几分钟时间没有在南初身边,将南初交给战盼夏。

  谁知道战盼夏就能惹出一堆的事,好端端的拆开一个未知礼盒,害的南初遭到冲撞。

  好在陆司寒从一早就已经预定好医生,预定好医院。

  战盼夏的心中格外不是滋味,这场生日宴会根本没有心思参与进去,连忙跟着堂哥送南初到医院。

  一路上,南初靠在陆司寒的怀中,陆司寒耐心的哄着。

  “没事的,没事的,医生说这段时间调养很好,只是早产半个月,不会出什么事。”

  “等你出来,那就可以吃很多甜品,做很多这段时间不能做的事情。”

  与陆司寒温柔话语不符的,是他的眼神,他的眼神正在阴嗖嗖的注视着战盼夏。

  似乎恨不得从战盼夏身上盯出一个洞。

  战盼夏即使愧疚,再是害怕,直接呜咽着低低哭泣。

  谁能想到那个礼盒里面是只死掉的狐狸,而且死的那样恶心,真不知道究竟是谁做出这种恶作剧。

  南初原本在闭目养神,察觉到战盼夏在哭,睁开眼睛。

  看到陆司寒满眼寒意,轻轻推着他的手臂。

  “不要对盼夏这样凶,这件事情与她没有关系,是我们的宝贝想要快点出来。”

  “宝贝肯定非常喜欢盼夏,所以想要和盼夏在同天生日,这是多么巧合的缘分。”

  “不要,才不要我们女儿和这疯疯癫癫的丫头,同天生日,简直就是一个祸害。”

  “啊,疼,好疼!”

  南初惊呼一声。

  这下可是真的急坏陆司寒,这个丫头只有九个月,居然能听懂他们说话。

  “宝贝女儿不要欺负你妈,是我错,是我错,不该乱说。”

  “想要什么时候出生都行。”

  或许是巧合,南初觉得痛意真的有所减轻。

  来到医院后,陆司寒一把抱起南初,朝着手术室走去,然后在医生安排下,穿上手术服,准备进去手术室守在南初身边。

  “不要进去陪着,肯定非常的丑。”

  南初无力的推拒着陆司寒说。

  “不会,不丑,不能让你孤孤单单躺在这个上面。”

  生产过程中,自然非常艰辛,南初几次哭的没有力气。

  陆司寒想要问问医生,女儿究竟什么时候可以出来。

  谁只要抬眼的时候正好看到医生拿出一块带血的纱布。

  当下陆司寒直接晕过去。

  明明不晕血的,可是看到南初的血,居然可以吓的晕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