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一章:钱,收到了吗

作品:暴富女婿|作者:汤圆本尊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8-01 16:41:09|下载:暴富女婿TXT下载
  江城。

  金融街,科创大厦。

  “大力,你开什么玩笑,咱俩是大学同学,是兄弟!你就这么玩我?”

  叶枭的面前,老总张大力正坐在老板椅上抽着雪茄,办公桌上,是七千块钱,叶枭的遣散费。

  半年前,在张大力的授意下,叶枭成为了公司理财项目组的负责人,做了一个理财平台,半年正常集资两千万。

  但三天前,投资人要取现,叶枭却发现平台里已经没钱了,细查才知道,整整两千万资金,全被张大力以做假账的形式抽走了。

  叶枭的理财平台,暴雷了,如果不把这两千万补上,就得坐牢。

  张大力面带讥笑地看着叶枭,不屑道:“兄弟?……槽,你也配!还以为自己是叶家大少呢?再说了,你也搞金融这么多年了,这事儿见的还少吗?你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,你得有觉悟有义务承担这个项目所带来的风险!”

  “为什么呀?我得罪你了?”叶枭难以接受道。

  “没得罪啊,我还得谢谢你呢,当年要不是你拉我一把,我张大力哪会有今天?”张大力一笑:“不过,我看上你老婆了,让你老婆陪我睡两年,两千万给你平了,另外再给你升职加薪,讲理吗?”

  叶枭上头了,看向了办公桌上的烟灰缸。

  想动手。

  张大力见叶枭一脸怒气,却全然没把他当回事,继续道:“人,既然落了难,就得认清现实,大二那年,老子肄业,下海七年,现在多了不敢说,身家上亿是有的,你呢?”

  “知道你本科毕后去南港混了四年,还发过一笔小财,可现在不还是回来给我当狗吗?”

  “要不是看在你老婆的份儿,我当初能收留你?”

  “操行!”

  叶枭曾是江城有名的富二代,但大三那年家道中落,父母又出车祸,大学毕业后,一猛子扎去了南港,凭着天赋与机遇在金融业捞金上千万,却因一次投资失败,一贫如洗。

  重重打击下,叶枭如今屈居人下,早已没了当年那股子最穷不过要饭的冲劲。

  “话,也跟你说明白了,老婆让睡,要什么给你什么!不让睡,滚蛋!别回头被经侦抓了,牢底坐穿!”张大力豪横道。

  叶枭的眼睛通红。

  办公室里,还有一个长相妖艳的女人,叫管小丽,是张大力的秘书。

  “张总,您就这么让他这么滚蛋,也太便宜他了,别忘了,这窝囊废一年前买房,还仗着您的面子从财务支走十二万呢,到现在还差着八万多呢。”管小丽落井下石道。

  “那十二万的事你不提,我都忘了。”张大力道。

  “您哪会在意那点小钱!”管小丽咯咯发笑:“那这七千块钱,就别给他了?”

  “成,这钱你拿去买化妆品,晚上画仔细点儿,按照叶枭他老婆的样子画,让我痛快痛快。”张大力色眯眯地笑。

  “讨厌!”管小丽白了张大力一眼,一脸娇嗔。

  嘀咚!

  这时,叶枭的手机忽然响了。

  是一条交易短信。

  账号:*1076。

  金额:173760021.00美金。

  类型:外币出入账交易。

  时间:08月9日15:44。

  叶枭感到一阵好笑。

  刚被大骗子摆了一道,现在又连小骗子都觉得我好欺负吗?

  叶枭收起手机,冷冷注视着张大力。

  “都这个时候了,还有空看手机,你还真是窝囊到家了!”张大力讥讽道:“怎么着,这个月又该还房贷了?听我一句劝,别挺着了,给爷磕一个,把你老婆借我,什么事帮你应着,而且下周同学聚会,让你开上宝马,显摆显摆,车主写你的名!”

  “窝囊归窝囊,但你今天办的这事,不地道。”叶枭终于开口道:“从今往后,你我不再是兄弟了!”

  “刚刚都说了,你不配,你现在连给我提鞋都不配。”张大力骂道:“我也忍了好些年了,大学那会儿就喜欢唐婉,但你那会儿还是江城首富的儿子啊,我比不了!可现在呢?你在我眼里,算个什嘛东西!”

  “你确实不是个东西!”叶枭道。

  随着这话落下。

  “嗡”一声!

  叶枭猛然推了办公桌一把,直接将张大力挤在了里面,又迅速抄起桌上的烟灰缸,砸在了他的脑袋上。

  开花了!

  在场的管小丽,懵了。

  没想到在公司一向窝囊的叶枭,竟然真会对张大力动手!

  砰!

  砰!

  一下接着一下。

  “啊!啊!”

  张大力在惨叫。

  乓啷!

  出完气,叶枭随手将烟灰缸丢在了一边,转身朝管小丽走去。

  “你要干嘛?!”见叶枭怒气腾腾,管小丽惊恐万分。

  啪!

  叶枭扬手落下。

  耳光响亮!

  管小丽的脸被打歪了。

  “哎呀!我刚打的针!”管小丽抱怨。

  吐!

  叶枭又往她脸上啐了口唾沫:“你就算往你脸上打再多的玻尿酸,你也是个烂婊子!”

  话落。

  他扬长而去。

  管小丽抹了一把鼻子上的血,脸上的唾沫,冲着门外的办公区大叫道:“来人啊!叶枭个混蛋把张总开瓢啦!都死光了是不是!谁拦住叶枭,张总给他涨十倍工资!”

  十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一拥而上。

  叶枭不知道自己怎么离开的办公区,走出公司的时候,已是鼻青脸肿。

  公司内。

  张大力捂着一脑袋血,在众多员工的搀扶下,去了附近诊所,气急败坏道:“给行业协会打电话,把叶枭那混蛋拉黑,从今往后,老子让他寸步难行,汽车金融的路也给他封了!”

  另一边。

  叶枭走在裹挟在钢铁森林的道路上,没回家,而是去了江城第一人民医院。

  当年那场车祸,母亲死了,父亲没死,却成了植物人。

  嘀咚!

  又一条短信发到了他的手机上。

  是一条房贷催款信息。

  3276元。

  不多,但对现在已负债两千万的叶枭来讲,却犹如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  一步一步,走在路上。

  夕阳西下时,叶枭一身疲倦地坐在父亲的病床前,看着已是瘦骨如柴的父亲,潸然泪下:“爸,醒醒成吗?儿子熬不住了。”

  曾身为江城首富的叶国正,躺在病床上,还是一动不动。

  身后,传来护士长的声音:“叶枭,住院费该结了啊,都欠两个月了,要不是你爸跟院长认识,早给你撵出去了。实在不行,你也别充孝子了,你爸都躺八年了,醒不过来了,把他弄回家得了!”

  叶枭吸了吸鼻子,轻声道:“成,我回去跟我媳妇商量商量。”

  晚上。

  叶枭刚进家门,就看到老婆唐婉从厨房里走了出来,手里端着刚热过的剩菜,身上的职业装还没来得及换,明显是刚下班。

  两人是大学同学,唐婉是江城大学的校花,也是江城出了名的大美女,倾城之貌,艳名远播。

  唐婉家里虽然不是大富,却也是妥妥的中产阶级,父母都是企业高管。

  当初她要嫁给身处低谷的叶枭,父母死活不同意,可她死活要嫁,于是跟家里闹掰了。

  跟着叶枭过了两年苦日子,唐婉没有过半句怨言。

  小两口去年才买了这套两居室。

  不大,温馨。

  在叶枭眼里,她是这个世上最好的女人。

  唐婉见叶枭鼻青脸肿,微微一怔,但没多问,还是如往常一样:“回来啦,赶紧洗手吃饭,晚上公司开网络会议,南港那边有个大财团要并购我们公司,我得表现好点,不然有被劝退的风险。”

  叶枭轻声道:“婉,我失业了。”

  唐婉又发了个怔,挤出一个笑,柔声道:“没事,大不了我养你几个月啊,都大半年了,看你整个人状态都不好,在家休息休息也好。”

  叶枭深吸了一口气,说道:“咱俩离吧。”

  唐婉如遭雷击。

  叶枭咬了咬牙,说道:“房子归你,房产证也下来了,卖了以后匀给我点就行,我爸住院费该交了。”

  哗啦!

  唐婉手中的剩菜,落在了地上。

  叶枭不敢与她对视,换上拖鞋,走向了阳台。

  嘀咚!

  这时,叶枭的手机又响了起来。

  还是一条短信。

  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,显示是南港地区。

  “钱,收到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