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七十九章:狂少的手腕

作品:暴富女婿|作者:汤圆本尊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8-12 09:22:00|下载:暴富女婿TXT下载
  适时,贺诗雅娇俏而艳丽的脸蛋儿上,布满了寒霜。

  九年的时间!

  她花了九年的时间,才忘掉这个男人!

  今年刚要开始新的生活,这个男人却又冷不丁地出现在了她的眼前……

  不知该喜,还是该怒。

  再看项坤,脸上一片紫红,一双眼珠子都快鼓出眼眶了。

  他不是傻子。

  听得出来,叶枭刚刚这句话是什么意思。

  这个混蛋曾经穿过的衣服,也不允许成为自己名义上的女朋友?

  这件衣服指的是谁?

  不就是贺诗雅吗?

  自己摇尾乞怜才有资格靠近到的一个女神,被眼前的这个混蛋称作衣服?

  简直就是丧心病狂!

  而且,这就是飞来的绿帽子啊!

  项坤死死攥紧拳头,想要出拳打向叶枭的脸。

  可就在这时,旁边的项飞龙却一把抓住了项坤的手臂,沉声道:“不要给家族惹事!他是叶少,我们惹不起!”

  项坤脸色狰狞道:“我都没听说过他!”

  哪成想这话刚落,啪一声,项飞龙又猛然抽了项坤一记耳光,说道:“我已经说过了,不要给家族惹事!”

  项坤又被打蒙了。

  这是他的父亲首次对他大打出手。

  在场的那些沐家人,尤其是那一众沐家后辈,全都噤若寒蝉。

  他们有想过,叶枭背后的叶氏一族很吓人,但没有想到这么吓人。

  叶枭只是将族徽亮了出来,便将一向在南港飞扬跋扈的项飞龙与项太压制的这样卑微。

  叶枭背后的叶氏一族,到底意味着什么?

  怎会将项飞龙和项太吓成这样?

  在场所有人,除了了解一点叶氏一族情况的沐震远,全都充满了疑问。

  这时,叶枭仿佛没有再将项家三口放在心上,信步走向了贺诗雅,抬手捏住了她精致的下巴。

  那久违的大手传来的那种刻骨铭心的触感,让贺诗雅不由心头一颤,仿佛在这一刻,身上所有的力量都被抽走了。

  好像在这一刹那,贺诗雅不再是风光无限的贺氏六小姐,而是一条被人从水里捞出来的金鱼,被人握在手心里,连挣扎都不敢挣扎,只能被动的体会着这既熟悉又陌生的窒息感!

  叶枭注视着这张近乎完美的脸,语气仍然很轻佻道:“打玻尿酸了?”

  贺诗雅眼神寒冷,没有说话。

  叶枭又捏着贺诗雅的下巴左右看了看,说道:“好像还微调了。而且,我记得你以前好像还有一颗可爱的虎牙呢,怎么也没有了呢?你不可爱了。”

  贺诗雅还是没有说话,不过眼中却已浮现出一层薄薄的雾气。

  不知是因为激动,还是因为感到了羞辱。

  叶枭说道:“我在问你话呢。”

  贺诗雅咽了口唾沫,声音颤抖道:“我只是变得更成熟了。”

  叶枭一笑,点点头道:“不错,比以前长进了一些。”

  说完,叶枭把手收回,走向了客厅出口。

  贺诗雅表情呆滞了片刻,忽然扭头看向了叶枭,张了张两抹娇润的唇瓣,终究还是没有将心里的那句话说出来。

  这些年为了保持形象,贺诗雅已经将那种习以为常的克制融入骨髓。

  再不是当年那个青春无敌的十八岁小女孩,再不是那个可以在叶枭的面前甜到无上限的小女孩。

  她确实成熟了。

  像一颗在众多水果中脱颖而出的圣果!

  随即,脸色阴沉的项飞龙强行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,深深地看了贺诗雅一眼,又扭头看向了沐震远,抱手道:“沐老,今日多有打扰,项某先告辞了。”

  沐震远眯了眯眼,说道:“冤家宜解不宜结,楼下的慈善晚会应该已经开始了,参加完再走吧。”

  项飞龙咬了咬牙关,问道:“请问您与叶少是……”

  沐震远一笑,指了指旁边那几份刚与叶枭签订不久的协议与合约,说道:“叶少今晚刚向我沐氏集团投了点钱。”

  项飞龙一听这话,眼角抽了几下,似乎想通了点什么,说道:“那恭喜沐老了,能与叶氏一族联盟。”

  沐震远沉思了一会儿,走向了项飞龙,拍拍他的肩膀道:“飞龙啊,今晚的不愉快,不宜成为宿怨,这话你听也好,不听也好,权当是老朽的善意之言!”

  说完,沐震远也离开了客厅。

  一直在客厅的一角不知在想什么的沐宇晨看到沐震远下楼了,连忙跟了上去。

  至于身后的贺诗雅,已经恢复了正常的神情,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,对项坤道:“项坤,这场戏,还需要演下去吗?”

  项坤怒视着贺诗雅,切齿道:“你是什么时候跟那个姓叶的勾搭上的?”

  贺诗雅冷淡道:“你无权过问,而且那个姓叶的刚刚不是已经说了吗?我只是他的一件衣服,你不用感到不开心。”

  项坤刚要说点什么,项飞龙深吸了一口气,看向贺诗雅,冷冷问道:“贺小姐,你对我项氏来讲,到底是福,还是祸?”

  贺诗雅哼笑了一声,说道:“是福是祸,就全看你们接下来怎么做了,那个姓叶的,我还是了解一点的,你们若想火上浇油,恐怕以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!”

  项飞龙眯了眯眼,凝重道:“那,我们今晚是该留,还是该走?”

  贺诗雅迟疑了一下,说道:“姓叶的以前很喜欢收藏名画,正好今晚有一幅不错的油画要拍卖,你们可以多加利用这一点,这大概也是沐老爷子之前劝诫你的真正意图!”

  项飞龙脸色阴沉不定了一会儿,僵笑道:“那就谢谢贺小姐提点了!”

  贺诗雅没再对项飞龙说什么,再次将目光投向了项坤,带着一丝丝厌恶的语气道:“去洗把脸,陪我下楼,不要像个莽夫一样!”

  听到这话,项坤都要被气吐血了。

  前往楼下的楼梯上,沐震远一边向下走着,一边问了身后的沐宇晨一句:“叶少刚刚的表现,你看出他的意图了吗?”

  沐宇晨咬了咬牙,说道:“他可真精明。”

  沐震远哈哈大笑:“谁说女子不如男!晨姐,你也长进了很多呢!”

  沐宇晨不满道:“叶枭虽然在逢场作戏,可他做的那事真是教人生气!”

  沐震远笑呵呵道:“不气不气,叶少的良苦用心,你能懂就好!毕竟你也知道,澳城贺氏与南港项氏一旦联姻,我沐家就危险了!现在好了,叶少冷不丁将了项氏一军,他们从此再不敢与澳城贺氏有什么瓜葛了!”

  沐宇晨道:“要不是那个没良心的在咱们沐氏集团刚刚拿了股权,他有那么好心帮咱们?还不是怕他自己的利益受损!”

  沐震远无奈地摇摇头:“晨姐啊晨姐,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!”

  沐宇晨愣了愣,没再说什么。

  然后也不知想到了什么,嘴角忽然微微一斜,竟有些喜不自禁,但转眼又摆出了一张臭脸,就好像得了便宜还卖乖一般。

  另一边,叶枭已经来到了慈善晚宴的现场。

  游目四顾,终于看到了唐婉所在的席位。

  但叶枭刚要走过去,却被一个女人拦住了去路。

  欧娜娜的经纪人……

  梅姐。

  “姓叶的,你怎么才来?你知不知道我们家娜娜都等你多久了!”